• 我未来的样子

    Tag:意识流

    2008-10-28

    处于迷茫期的人,总是会幻想未来的样子。而我一直处于非反常的幻想状态。

    并非我真的很迷茫,只是对于未来我有着很大程度上的不肯定。常在一些时候想起这些问题。好比未来的样子。好比将要面临的生活。我能想到的也不过是最近几年的感觉。大学很快会过去。虽然5年听起来遥遥无期。然而这一学期的神速让我不得已如此感慨。我倒希望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

    那么毕业之后呢。

    之前大三的那些都变成大四了。我们也快速地荣升为学长学姐。我开始考虑一些显得长远事实上并不长远的事情。比如雅思,比如托福。同学告诉我,每年考托福的人真的很多,而过的人并不多。每年过的那么点人中间,能够顺利出国的人就更少了。是的是的。可我还是如此地想到另外一个国家去生活。甚至不挑剔我要去的地方。我所要做的,只不过是感受一下我从未感受过的生活。

    英语差到了一个让我不得不重视的程度。新东方烧钱的方式让我不得不犹豫。而即将到来的四级考试成了我头疼的问题。即便是大家都说,四级不过是个再容易不过的问题。我对自己的那些苛刻,总是在一些我不情愿的时候跑来作怪。有时候适可而止,有时候却怎么也不行。

    头疼,压力的表现。

    暑假的时候参加了一个豆瓣的活动,写了一封信寄给了10年后的自己。这些穿越的感觉,总是我觉得神秘无比的。我爱这样的穿梭感,我爱,自己10年后看到这封信时的样子。那时,我在做什么?赚钱养活自己,还是过着满足的生活。一切都恨难说。

    我像个怨妇样的喋喋不休。

    收拾下桌子。明天还要上课。

     

  • 旧风来时旧思绪

    Tag:旧时间

    2008-10-15

    坐在建筑构造的课上,我突然就走神了。仿佛问到了旧日的气味,进而看见了旧时的人。

    1
    那个教室很高,午后的阳光,让教室里的我们,有一种被蒸烤的感觉,电扇的风在头顶毫无作用地抖动。一瓶康师傅冰红茶,一本中国近现代史,以及,一叠乱七八糟的文综试卷。回头可见的M,以及,常常陪伴我的薇。
    那个教室真的很高,喜欢和薇趴在栏杆上看远去的长江,幻想什么时候可以随着长江远去的方向逃出这里。傍晚的风真的很舒适,我们谈论着最近一次的考试,谈论着理科班的那个喜欢她的男孩,谈论着希望可以去的城市。每一个吃饭的傍晚,我们都那样,缓缓地缓缓地度过。偶尔有别人的参与,而大多数时候,还是我们俩。
    从教室到校门,大致10多分钟的路程吧,两个身影,总是急急地凑在一起,匆匆地从这里到那里。薇,那个让我喜欢的女孩。然后在校门口,一个向左一个向右。
    那一年的历练很特别,我喜欢的薇,从远方而来,只是为了实现她的梦想,而那一年,我们真的是为梦想而活,却最终没有得到梦想的垂青。

    2
    总是在考完综合的时候很郁闷,总是,和T一起在,跑到食堂顶楼,买一碗康师傅,然后在办公室门口的栏杆外享受短暂的平静。
    从没谈论过理想,这么不实际的东西,却记住了办公室外的风景,以及,夏日傍晚的凉风。这是,我喜欢的巴东的天气。总是给我舒适感,总是一年复一年,年年相似。
    和T讨论过的电视剧,超女,以及喜爱的某个明星。自习,课间,无聊的历史课,读书的时间。总是不厌其烦地说着,仿佛,置身事外的感觉,才是最为美好的。而课本,作业,都要抛到脑后。哪怕一次次地打电话说要回家,哪怕一次次地想要放弃这一次高考的机会。

    依然不想学习,依然很八卦。

    颓然不想想起有小雅的生活,那个时候,争吵已经减少,但是,淡漠是更痛苦的东西。她,是一个有梦想的人,不同于我。于是,同桌,分开,同桌,分开。我厌倦了,这样的那样的感觉。厌倦了她争来争去的性格。一直以她为伴,却最终被她伤害。

    3
    还是很想回家。

    薇和男友分手了,小天同学也变得女人了。我还是那个害怕这里害怕那里,残忍地伤害,无法自我的那个我。

    哪怕曾经再想逃离,哪怕设想了完美的路,可是,终究是在父母的庇护下生活了将近20年的人。
    家,是远方的呼唤,离开得再远,也需要家的感觉。回家的路再艰辛,也要想到,动荡后就是家的温馨。

    正如许巍所唱,曾梦想仗剑走天涯,看一看世界的繁华。

    繁华终究会落尽,而,家才是最温馨。

  • 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,我们就决定了这次西安之行。或者说,我们做了充足的准备,因为西安,一直是我想去的地方,而十一,我并不想在学校庸庸地度过。

    14个多小时的火车,让我多多少少有点疲倦。105公交把我们带到长乐坡,一个破破的小旅馆,清晨还没有房间。于是决定先解决早餐,整晚几乎都没有睡好,不仅仅是60多元硬座的恶劣环境,还有期待西安的激动心情,一两个小时的睡眠让我的心情极度恶劣。那个做羊肉泡馍的饭馆很脏。小天要去厕所,我陪了她一趟,顿时没有了吃饭的兴致。老板刚刚起床,师傅还在床上。满桌的灰尘,这个开端,让我没办法控制自己。我并非洁癖,只是对于环境还是有着最基本的要求。我不能忍受一切外在的不应该的脏,尤其是那一刻,日出的到来,灰尘那么明显地刺激着我的眼睛。大碗的泡馍,我有些吃不下,黏黏糊糊的,一大块肥肉贴在碗边,我险些哭出来。劣质的肉,加上没有洗干净的碗。QD说陕西这边的人对于生活的要求都并不高。我背着包就跑了出去。委屈着“这不是我要的西安”。

    再回旅馆,就已经有了一个空的房间。直接趴到一个床上睡了。被子不干净,房间很潮湿。我却一下子完全睡着了。直到大家把我叫醒,直到我晕晕乎乎地看着时间跳到了13点。早上发生的一切,恍若隔世。

    第一站,我们一致同意了回民街,钟鼓楼。

    从住的地方乘公交到鼓楼,终于有一点西安的感觉了,仿古和现代的结合体。买了一碗冰糖梨,坐在阳光下慢慢地品尝,顺带咬了一口他们买的夹馍。温暖顿时驱走了之前的一切不愉快。我们没有上钟鼓楼,直接拐到回民街。几乎没有抗住任何食物的诱惑,虽然并不是都那么好吃,有些还很不对胃口。黏糊糊的粥,硬硬的龙须酥,还有纯正得带有浓厚腥味的羊肉。可是我至少吃到了好吃的军军绿豆糕,和某家纯正的羊肉鸡肉夹馍。

    偷拍了城隍庙遇见的某国际友人,买了顶具备COUNTRY风的帽子,接到了回去的火车票——硬座,137。

    走了很远路,到大雁塔北广场,等待那个传说中的亚洲最大喷泉。人真的很多很多,我们挤在一起,接着黑暗中微弱的灯光,把买的龙须酥放在地上,一点形象也无地凑着吃。或许是身处异地,或许是黑灯瞎火的,或许是人真的太多太多,我们一点也没有羞愧感和面子观,就那样蹲着,仿佛在自己家里一般自由,自在。

    当九点终于要到来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往观看喷泉的制高点奔去。我被挤在人群中间,双星哥哥把我推了进第二排人流之中,我终于可以看见喷喷泉的地方了,人山人海,一点都不为过,我有些烦闷,还有些兴奋。喷泉终于随音乐而起的时候,少了许多的惊喜。相比于这里的喷泉,我更喜欢洪山广场那个小喷泉。带着音乐和灯光,甚是好看。挤了半天的位置,还是退了出来,耳朵有一些腻,我想我是不喜欢这个感觉的。一点欣赏的美感也无。

    去德克士买了杯热咖啡,我坐公交回长乐坡。咖啡泼了我一身。西安的大叔性格真好,被我咖啡弄得湿透了裤子,也只是说,公交车上不能吃东西的。语气非常温和。

    第二天我们去了大唐芙蓉园。行程安排非常的不紧凑,因此,我们到达大唐芙蓉园的时候就已经是当天下午一点钟了。至于早上,我们不约而同地睡到10点多才起床,洗漱完毕后去过早。西安的面条可真是实在啊。几块钱即可买一大碗,虽然清真的味道越来越不和我胃口了。

    61的学生票让我们有点寒心,传说兵马俑打折后也只要45。可是还是买了,我们都不想白挤了半天公交。西安的公交大都很小,而且不论大小,位子都少得可怜。坐公交一般都是站多坐少。从长乐坡到大唐,我记不清挤了多少站,总之很是疲惫。大唐之行其实还不错,这样的成套的建筑,让我有一种置身唐朝的感觉。不过SYY说得对,还是人太多了。人一多,再好的感觉也是白谈。我们坐在湖边讨论白天鹅和黑天鹅的问题,照了很多照片,双星哥哥和SYY玩了个惊险的游戏,而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把不刺激的当做刺激的,玩得津津有味。

    在人工的配景中玩了一个下午,我们都有些疲惫,可我还是翻着地图寻找我最想去的那个地方。我还是拖着他们,步行几个路口到了那里——陕西师范大学。这不是我喜欢的大学,却对它有着不一样的情节。徐璐,那个让我对西安和武汉有了最初认识的女孩,她的文字无数次把我带进了这样的一个学校。我走在黑夜的校园里,安静的环境让我有些愉悦。某个大门出去,有一条很长很长的路,我看到了那些也许曾经生活在徐璐生命中的小店,奶茶,蛋糕,理发。我有些激动地连续按着手中的快门,想要记录这些我曾经构想过的画面。我们在那里吃了一顿饭,千叮万嘱地给老板娘说做得川味一点,菜出来后,还是那么地清真,说实话,那是我在西安吃的唯一一顿“饭”。之后的炒米除外。

    满足地坐上回去的公交,安然地在长长地路途中睡着。

    依然不紧不慢,我们到达火车站转乘去兵马俑所在地——临潼的公交时,那里已经排满了队。很长很长很长的队伍,民警说,大概要排2个小时。很实在的回答,我们都气馁了。犹豫了些时间,甚至差一点坚定了不去看兵马俑的信念,在一瞬间,还是不甘心地跑去排在了队伍的后面。长长地队伍被弄成了弯弯曲曲的,没有人插队。一个警察在旁边喊,下午六点半以后,就没有回来的车了,他3点半会在临潼等我们,看到他,就应该看得到回家的希望。我们都有些感动。为着他最后的一句话。队伍越来越长,而我们也并没有排到两个小时。顶多一个半小时,就坐上了去临潼的破车。买了到华清池的票。我又晕晕乎乎地睡着了。只有我们四个人下车,小天和QD直接到兵马俑。

    华清池并不好看,门票也贵得要命,我们没有进去。继续往前走,以为兵马俑就在不远的前方。途中,买了个牛肉夹馍,买了几个好吃的橘子,以及几个以为很红的石榴。终于走不动了。停下来,问了那个卖石榴的婆婆,她说,我们才走了一半,还剩10公里左右~~当场昏倒。还剩10公里,而我们走了一半。即,我们差不多走了有十公里。小妞按耐不住要坐车。我们拦住了一个过去接客的的士,西安人真厚道,只收了我们十块钱,那是我在西安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打的。

    说实话,我现在甚至不能记得兵马俑在我眼中晃过的时候是什么样子,因为,人太多了,太多了,地下展厅,我有些出不动气,险些窒息而死。而我和双星哥哥挤出来的时候,把小妞和SYY弄丢了。等了大致20多分钟,我们决定先出去。走出兵马俑,沿途的美食和小玩意怎么也吸引不了我。我想我是体力透支了。这几天,虽然玩得并不是很紧凑,却很疲惫。或许是小旅馆的环境不如我愿,我只能裹着自己的衣服睡觉。或许是水土不服,我的腿上长了很多红色的小包。

    出口处竟然与他们相会,我想,我们真是缘分。

    3号下午的火车,我们不想再玩景点了,于是又拖回回民街。买些好吃的,重温一下初来时的温暖。我们收拾好行李,要回武汉了。我们又吃了次夹馍,又买了点绿豆糕。以及甜板栗,以及便宜的化妆镜。仿佛捡了一个很大的便宜。心安理得地去火车站。把给爸爸妈妈写好的明信片塞进邮筒。进站,检票。137的火车果然不同~武汉,我们又回来了。

    有些怀念的,有些不舍的,十一过去了。心情自然地很DOWN,因为之前总是兴奋着。

    很残的写这些东西。作为这几天和他们出行的纪念。真的很不错。希望下次的早点到来。只是我害怕,时间过得那么快,我们就快真的各奔天涯了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