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不習慣 - [时间的密语]

    Tag:

    2010-02-28

    到處都是這三個字,欲蓋彌彰。這兩年半的生活,居然為一個月而破。而或者說,其實從未習慣過。

    我知道以後面對的是更不可能與從前重合的生活,可我依舊是傷懷和不習慣。甚至不想講話,守著空洞的房間,還未從年假中間走出來。

    昨天我還在家裡的沙發上和爸媽外婆講話,看電視,吃水果,有舒服的床和熟悉的空氣,有不用為自己操心的生活。此時此刻,我卻在冷冰冰的寢室房間,獨自面對電腦,用原始的方式洗漱,自己燒水,自己洗衣服,自己為自己的生活設計。看到爸爸媽媽發的短信就想哭,像個剛離家的孩子。我也不知道爲什麽這次的我,顯得那麼的矯情。想到小時候在幼兒園門口耐著不進去,和外婆拔河的場景。

    已然在這所大學,這個城市呆了兩年半了,要說期間有不捨,都是正常的範圍。在學校我依然是這樣的我,喜怒哀樂地生活著。可我突然厭倦了這樣的生活,我甚至想不起來,那些完全不想歸家的日夜,我是個怎樣的想法。

    寒假的時候,老爸把爺爺的姐姐妹妹都聚會到一起,嫁出去的姑奶奶們,都歸到自己家裡。這個年,過得十分有意義。我突然意識到,人的生老病死都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,趁早,我們應當把該珍惜的都珍惜完。

    父母在不遠遊。我卻自私地一個人,總想一個人走遍大好河山就好了。又自私地想永遠生存在他們的庇護之下。而我是無所事事,毫無作為的,女兒。

    無論怎樣,依舊是習慣著去習慣。然後開始自己的生活,強迫自己不去想太多。強迫自己,進入設計好的生活。哪怕再稀爛的大學生活,依舊是要走完的。

    聽著《是我的海》就哭了出來。

    爸爸媽媽,晚安。

    你知道我不想离开
    你知道我有多无奈
    如果时间一直走得那么快
    我怎么对你依赖

     

  • 星期一天氣晴 - [时间的密语]

    Tag:

    2010-02-23

    這些天天氣開始轉晴。穿得稍多便不時全身是汗。

    寒假已經差不多走到了尾聲,面臨著新的一個學期,又開始的巨大的壓力。

    生活。居然是這樣。

    像過生活一樣面對大學,我其實完全不會。不修邊幅地宅,比獲取,給我更大的動力。

    尤其是想到雨季,可以預知的懶惰,讓我毫無動力。

    寒假的生活,每天,半夜三點睡覺,下午一點起床。看小說,上網,看電視。吃零食不需要節制。

    每天吃維生素B ,C和鈣片,以及媽媽精心為我沖的蛋白粉。

    卻還是被上火,口腔潰瘍,黑眼圈,以及便秘,困擾。

    用維生素希望控制我體內平衡的時間,已經很長了。重點是,我並沒有真心地去尊崇它,它便絲毫不發揮作用。

    我是一個不怎麼會生活的人,不會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地盡然有序,總是不停地拖拉。毫無秩序可言。

    我跟別人說我其實很想工作。但這并不是爲了工作本身。

    這些,我自己都未必會懂。

  • 空中的夢想家 - [黑暗之光]

    Tag:

    2010-02-06

    有關人生和夢想果然是不能思考太多,人生走到21歲已經是經歷了重重選擇的年歲了。難免會有許多的後悔,想要重來,卻無能為力。夢想過的東西好像離自己越來越遠,也來到了越來越實際的年齡,有許多的不甘也沒有辦法。

    看到姐姐結婚后,在過的生活,也就好像重來了一次父母的年輕時候。和小時候看過的韓劇,小說都相差甚遠。不過她從內心是幸福的,做飯是幸福的,拖地也是幸福的。用心地經營著自己的這個家,用每個月大半的工資還房貸,沒有半點怨言,甚至感恩現在的生活。

    生活和故事永遠是相差甚遠的。

    昨天和幾個叔叔阿姨吃飯,其中有個阿姨說:“XXX(某叔叔),不能對你老婆太差啊,買衣服才買1200的,你看她一年到頭為你做的。我家那位,才給我買了一件7000的衣服,搭配一條2000的圍巾。”屆時我正在一心一意地思考是D90還是500D的問題,瞬間覺得豁然開朗。原來小說里看到的生活,其實也就在身邊。7000多的衣服對那位阿姨來說,不過是一件不算太貴的衣服,應該有的值得的分量。而於我而言,是一部想了很久遲遲不好意思開口的單反。對姐姐而言,是幾個月房貸的壓力。可是金錢,這樣的東西,從來都無從比較啊。

    我有很多的抱負和夢想期待實現。

    可我更希望我的生活是單純和充滿歡樂的,夢想啊抱負可以暫時被我拋在一邊,短暫的愉悅是不能被取代的。人性有這種短處存在,每一步都離我期許的更遠。可是更遠不代表不快樂。失誤和錯誤的選擇都是我現在消極抵抗的原因,如果一聲哈利路亞chance能給我我想要的,我或許會奮不顧身。可誰知道什麼樣的才是最好的呢?誰知道呢。

    小時候我們都是夢想家,長大了有的夢想會變成現實,大部份的夢想都只是夢想而已。如果我最終不能背著相機環遊世界,那麼我依然是幸福而幸運的夢想家。

  • 别人的天长地久 - [always]

    Tag:

    2009-12-16

    ipod里的歌放到了静茹的这首,我正好从南四的楼里走出去。强烈要求自己忽略掉教务处老师的那些举动,没啥事,不必计较。大厅里贴着各种大幅的得奖通知,以及讲座通知,在一张一张的通知里,我看到角落处,小小的一张,讣告。一个我不认识的老师、学者,11号去世。

    我用尽脑袋去想11号我在干嘛,怎么也想不起来。我想不起来,这个人和世界说再见的时候,我在干嘛。每一天每一刻,都有人在出生和死亡。或许我在睡懒觉,或许瘫在电脑前,或许坐在自习室,或许其他。可我并没有觉得我在享受生命。生活两个字尚且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

    中午的时候和小A展开了关于兴趣和吃饭的问题。我坚持兴趣可以当饭吃的,只是咽得有点难过,但至少我可以把饭做得很好吃。我都不知道我何来如此的自信,或者我只是想驳倒他,我的好胜心在作祟。

    【强烈地觉得自己活得十分难受。很窒息。喘不过气。】

    去上课的时候,发现,我独一无二地被自我孤立了。我把在图书馆借的书拿出来看,又看不进去,只好一遍遍地刷着豆瓣,我不知道《白色猎人》是讲的什么,我愈发地烦躁,我不知道渡边淳一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。

    静茹的歌却一直回响在我的耳边。在我听到你不是真正的快乐的时候,在我听到遇见我的时候,在我坐在这里写下这些的时候。我甚至好像不受我意识的支配,不知所以地写下这些絮絮叨叨。

    【你要的为爱而活怎么忘了我】

    【好羡慕你能拥有        别人的天长地久】

     

  • 我必定有些神经质 - [黑暗之光]

    Tag:

    2009-12-08

    想一些问题,没有方向。我还是坚定地想做,无论是身无分文还是其他。

    我尚有一丝热情。我把它视为珍宝。我尚有,想让自己忙碌起来的心情。

    如果可以在平乏的生活中找到一丝自己的存在感,如果可以再在生活的隙缝里找到一些钻破的领悟。

    我的生活平乏到只有一张张的图纸和数据,还有想象中的各种未来。可是我还有要去改变的决心,我得做一件属于我自己的事情。

    不是满腔热情地寻找兼职,而又在一次次寻找中败下阵来。不是你一次次地跟我说,安慰我。不是都不是。我反省自己的生活已久,我反省现在的状态已久,摸摸索索却始终不成道路已久。

    不是我,是另一种东西,在腐蚀我,然后逼迫我去腐蚀它。那么,应该怎么腐蚀呢。我想了很久很久,始终找不到出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