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海水正蓝

    Tag:

    2009-06-25

    小女孩。

     

    第一次知道,有些美是不能用DC拍出来的。

    还想走大桥。

    还想碎碎念。

    还想在五楼的蚊子里回忆。

    第一次知道,再热的天电扇吹久了也是会感冒的。

    头疼。

    鼻塞。

    憔悴。

    我不喝药。

     

    两杯都能中奖的柠C,和,两瓶都不能中奖的茉莉清茶,

    混乱中的CAD,期待的那件T,还没有领回来的小起,

    纸上的铅笔稿,挂掉的设计课,

    美食屋吹空调,追杀五月天,不讲话也可以的开心,

    灌篮高手的漫画,桂林的凉快……

     

    我喜欢的,最近,被放大和夸张的生活。

     

    不会再看的邮件,不会再想起的人。和想象中一样发展着的故事。我该是期待还是其他。

    放得下的,终于不再重要。我发现,如果不想遇见,就可以不再遇见。

     

    我偷拍的你是什么样子,在我眼里就是什么样子。

    我喜欢这个热得还能看到一丝清凉的夏天。

     

    重温海水正蓝,纪念——

    在我记忆中还是海水正蓝的张曼娟,和早已经过那个青葱岁月的自己。

  • 你是此生最美的风景

    Tag:

    2009-06-20

    你发短信问我现在是什么节日。一改往日的沉默寡言,短信里你开始对我婆婆妈妈。是不是男人也有更年期?抑或是太过想念。无非是问我今天做了什么,有没有放假,有没有出去玩,有没有很忙。我淡淡地回应着,好像一种程序。有,没有。

    早就过了对你无比崇拜和倾慕的年龄。有时候还会觉得,你的想法怎么这么老套,不可思议。可还是会依赖你,在我无奈的时候,纠结的时候,找不到方向的时候,开始觉得生活毫无意义的时候,嫌弃自己的时候,无比自卑的时候,需要肯定的时候。从来没有人那样赞赏过我,没有人那样批评过我,没有人那样帮助过我,没有人,那样爱过我。

    早些年,挽着你的手上街,还会有人问你是不是我哥。可你的鬓角什么时候发白的?是什么时候开始没有人再这样问过?而倚在你身边不肯放手的小姑娘,也已经长大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雷打不动的,每天一个电话,像小女生一样问“你想不想我?”,想,毫无疑问,也成了一种程序。每次有叔叔伯伯啥啥的,到武汉,总是会像搬家一样带一大坨东西。每次说,不带不带,少带少带,不知不觉就是几大包。

    高中的时候挤好的牙膏,调好的水温,削好的苹果,剥好的橙子,灌好的水壶,以及早已用热水袋暖好的被子,都好像是理所当然的无微不至。到终于,自己挤牙膏,自己削苹果,自己剥橙子,自己躺在被子里冻得瑟瑟发抖,才觉得,原来所谓的理所当然,是那么的,不理所当然。

    从来没有觉得你很美,也没有觉得你非要很美不可。有你在的时候,依然觉得,人来人往的地方,只有你存在。因为你给了我,你能给的,全世界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看了《鬼妈妈》,如果有那么一个房子,住进去,或者我的童年是不是也会被吞噬?

    对着镜子说话,对着电话无言的童年。对着被反锁的门数时间,对着五线谱蝌蚪文不断重复的童年。

    没有老鼠在那些我熟睡的夜晚将我弄醒,没有一扇门把我带入,没有一个虚幻的世界让我沦陷。

    没有用纽扣当眼睛的“另一个”爸爸妈妈等待我。

    没有人要我用眼睛的代价来换取一个“美好”的童年。

    都没有,可我还是看到了,你们是我,此生最美的风景。

    不能被比较的,最美的风景。

  • 其实不想面对的,有些想法,或者说,一口咬定的,自我的缺陷,在很久很久之前,痛恨过自己的东西。为什么在别人身上都可以轻而易举地避免?

    寒假的时候,初中同学,在经历了这么多年后,再一次地聚在一起,我有很多很多的怯懦,但终究是觉得很不容易。也没有很陌生,也没有很不嗨,就是,缺少了些什么,就是,觉得某种东西,在淡淡地消失。然后我记得丫头跟我说,小学的时候身边的朋友是谁,初中是谁,高中是谁,大学是谁。谁和谁都没有重复过。所有的人都是来来往往地出现。这或许就然然同学说的,身边的人,总是来一个就走一个。

    我们常常对自己说,内心的容积实在是有限,一颗心能够照顾的人并不多,所以才会,身边的朋友,换了一批又一批。可我们还是会遇到,一些,我们称作强人的人,这些人,总是能够拥有一些,可以在一起很多很多年的那种朋友。

    说真的,纠结这些事情已经很多年了。有认真想过为什么,却总是找不到出口。小学时候,最好的那个女生,已经完全不知道身处何地。初中时候,觉得,这批人,应该是最好最好的了,那个时侯还不懂得自我,一起讲话,一起回家,一起做一些疯狂的事情,这些故事,真的都只是故事了。高中的时候,和某个女孩睡过一张窄窄的小木床,讲过一些关于梦想的话,说过的未来,都包含了彼此的存在,可是,再见时,尴尬地找不到任何话语。刚上大学的时候,突然觉得这个环境抛给我更多的迷茫,除了寝室的孩子,几乎没有任何交际,广播台的圈子,好似一个尴尬的存在。后来转专业,换寝室,退广播台,好像之前的生活被我完全地否定和抽空。可是,我还是生活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里,玩得再嗨,心里堆积的话,永远都是无处可吐的伤痛。

    在遇到K组之后,我甚至觉得,应该吧,终于,是不是该有自己的圈子了。可是,从凤凰回来后,我身心俱疲,或许是我想太多,或许真的不能信任,或许……无论哪种或许,我在心里,拼了命要寻找的那种存在感,被一次一次地忽略了。照片上,再美好的笑容,都敌不过,不能对自己释怀的心情。

    有时候照着镜子,看眼前的那个人,有种要去抽两下的冲动。

    永远都不知道,自己想要永远的那些人会在什么时候与我走散,真的觉得自己太不懂太洁癖太不够强大。想着那些已有的物是人非,想着,身边曾经来来往往的样子,想着一次又一次地安慰自己。想着,然然每一次深夜的纠结。

    有些话说给有些人,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懂得啊,因为不曾深切体会过。因为或许深刻体会过,但却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无数的重复。我们倦了累了难受了害怕了。一次又一次地想要更珍惜身边的朋友了。却还是错愕了。

    这些话,是不是永远都是自己的纠结,永远都是没有答案的纠结。

    我只希望,或者,10多年后,还是能看到现在,身边的,我想要珍惜的,你们。

    就好像,走着走着就能放晴的天气。

    『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,我最喜欢你。』

  • Humble Me

    Tag:

    2009-06-16

    在那张“很适合现在的我听”的专辑里,我最喜欢四首歌的名字。

    What am I to you?

    Those Sweet Words

    Humble Me

    Don't Miss You at All

    有两首说给别人,有两首留给自己。

    不过是被当做眼子眼子了一番,不过是别人感情中的一个进行对比实验的东西,可怪自己当初还可以那么傻X。那些话,那种人,怎么可以相信。可是,哪些话,哪种人,才能够相信呢。

    想到这张专辑的名字——feels like home。想到昨天和一个小朋友说的话,想到他说,妈妈不想爸爸不会,想到自己内心的触动和无法言语。是不是这个世界的分分合合太过多了,已经不再介意那些最值得珍惜和惦念的感情了?还是,“自己”这个角色太过重要,别人对于“自己”不过是一个不需要考虑的存在?

    小biya给我说为爱而生的时候,我想起了当年喜欢过的《米老鼠》。“以为我爱着孤独,以为自己不会迷路,以为自己跟自己,再不用谁照顾。以为我爱着孤独,却又崩溃得无助,谁能让我拥抱着尽情的哭。

    让我唯一的朋友不是老鼠。”

    时隔几年,早已经长大,早已经不知道那么多的眼泪到底可以从哪来,早就已经不会在一个人孤独得难受的夜晚压抑地去哭。早就已经明白人生的路,大部分,是自己一个人走。

    体会的感觉会越来越多,可是越多只会让我更加珍惜。

    以上。

    昨晚睡了四个小时,整个一天,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。

  • 我们始终没有牵手旅行

    Tag:

    2009-06-12

     “1996年,家人送给我一台相机。我的爱情也在那一年开始,她成为我初学照相的主要拍摄对象。夏天,我们在广州短暂相聚了10天之后,她送别了我的云南之行,也坐火车回到她所在的城市。

    ……

    2000年,我抛下一切,来到她所在城市,然而却无可挽回。夏天,在去新疆的火车上,遇到一对睡在我上铺的盲人夫妇,睡梦中,他们的手仍然在两个床铺之间紧紧地牵在一起。我想,是时候整理这段爱情了。原以为可以一辈子拍下去的,然而,我们连牵手旅行都没有,始终。”

    在豆瓣看到叫这个名字的小组,就突然想起了这本书。

    拿来翻看所有的照片和文字,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。可我只记得这十个字。

    我们始终没有牵手旅行。
      
    生命里是不是总会有那么一个人,你幻想和TA一起旅行,到一些未知的地方,寻找内心的安稳。只需要某一刻,Ta的微笑,就希望可以把牵着的手,握到天荒地老。

    心里念过的那一天,始终都不能实现。曾忆城在书里说,梦想和现实都是我度过的时光,如果快乐,我愿长睡不醒。既然语言不能等同真实,我就相信沉默。

    DSC013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