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她走过了下一个天亮,然后在树上唱歌,她的声音,太过平常,以至于听很多遍才能真正记住。

    想要吹着口哨在树上唱歌。好像一种完全处于自我的情绪能够得到释放。突然就开始喜欢这个歌手,和,她在树上唱的歌。

    把《悲观主义的花朵》重新拿起来看了,然而现在的心情应当有许多的不同。我知道,堆在手头的事情太多,我磨磨蹭蹭,一件都没有开始。活着的这个世界,有太多理由让我们放不开自己。

    想起廖一梅在《悲》里说,你以为清淡,实则浓烈!

    甚妙。

    只有肤浅的感情才能够表达,每一个深刻的爱,都应该是印在心上,卡在喉中,吐不出来,咽不下去的。

    有一段对白是这样的。

    “我想你。”他停了会儿,又说,“你不信也没关系。”

    我不是不信,只是你说得太轻易!这句“想你”在我嘴边打了千万次的转转,最后还 是只能咽回肚子里,它现在还在那疼着,腐蚀着我的肠子,腐蚀着我的胃,它是一块永远也消化不了的砖,见棱见角地搁在那,动不动就疼。“想你”,是如此简单 就能吐出来的字吗?什么算“想你”?一次偶然的夜不能寐,还是无休无止没日没夜的无望?一瞬间的还念和永远的不能自拔,只是“想你”和“很想你”的差别, 不说也罢。

    属于别人不懂得的惦念,和自己不同的理解,真的是不说也罢。有些东西,如同爱一样,越是得不到越是觉得深刻和浓烈,越是觉得窒息。

    就让这得不到的爱情,和开不长的花朵,融入她平淡得不包含惊喜的歌声中。继续地,不温不火下去。

  • 比天空还远

    Tag:

    2009-06-09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要去一个比天空还远的地方,把纠结眼子痛苦都放到无人查晓的角落。

    养一只小叮当,打开随意门就可以来看你们。

    在我最挫败的时候,谢谢你们陪我。

  • 亲爱的苏[demo]

    Tag:

    2009-06-08

    -如果有一天我走了,你会像马达那样找我吗

    -会啊

    -会一直找吗

    -会啊

    -会一直找到死吗

    -会啊

    -你撒谎

     

    [《苏州河》。对白]

    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我拿什么来爱你
    是心还是身体?
    我拿什么来恨你
    是想念你还是忘记

    都给你都给你
    你要的都给你


    我只想把自己拥在我怀里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这个周末一起去VOX看拇指姑娘吧。

    我只想把自己拥在我怀里。

  • 第100种生活

    Tag:

    2009-06-07

    一朵叫做戒指的小花

    总有一种生活是你想象不到的,每一种意念,每一种想法,都构成一种新的生活。

    [终结孤单]

    和你们去K歌、包夜,都是嗨得不行的事情。

    第一次包夜。

    第一次“逃单”。

    第一次一起混的时间超过12小时。

    第一次聊天第一次扯进心里。

    [华丽的冒险]

    有些话说多了就难听,有些事不用做就全看懂。

    所有的情绪,都可以从预告得知。

    再好听的话,也都是冠冕堂皇的故事。

    不懂解释,懒得去想,喜欢逃避。

    如果好听的话是不好意思当面说的,那么,尴尬的话,怎么能说得如此轻松?

    对比两本厚厚的东西,突然就想笑了。

    三千弱水,哪一瓢知我冷暖。

    [1234567]

    自卑和空虚需要精神上的满足,精神上的强求和表面无所谓的姿态,总是一场自欺欺人的硬仗。

    别扭却不自知。实在是俗不可耐。

     

    “流水中珍藏往事,火焰里蕴藏花朵,阳光里汲手,花下涴衣。”

    我要的仅此而已。

  • 生活不断地被美术同化

    Tag:

    2009-06-02

    DSC01500

    DSC01501

    DSC01502

    学美术的孩子,不是好玩的。每天都是颜料颜料,画笔画笔。可是,生活的乐趣却好像比别人多很多。

    每一段生活,都是一幅画,可是画中有生活,生活中有画。这样的感觉,是不是就算艺术。

    暑假写生定在了山西,投票的时候,自己都觉得很荒谬,之前的设想都一一破灭。

    什么厦门,什么敦煌,什么云南。都是幻象。

     

    开始接受不断被同化的生活。